這是在廣西巴馬民族師範學校任教的4名免費師範生。本報記者 謝湘 攝
  本報記者 謝湘
  “我的發言即將結束,在我心裡總有一種不舍之情,我希望看到你們的進步,因為你們永—遠—在—我—的—心—里。”
  2011年6月17日,在北師大為首屆免費師範生隆重舉行的畢業典禮上,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發言結束之後,用緩慢的語速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對面的牆壁上,高懸的紅色橫幅寫著他的一句語錄——“教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
  今年暑假的一天,當這段視頻在陝西師大(長安校區)新勇學生活動中心舉行的“基層任教免費師範生成長成才研討會”上重新播放時,臺下很多人熱淚奪眶而出,有的趕緊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他們是80名已經下到中西部縣、鄉一級學校任教的免費師範生,他們流下的是百感交集的眼淚。
  距2007年國家提出實行師範生免費教育的時間已經過去了7年;距2011年首屆免費師範生畢業那個神聖而莊嚴的時刻也已過去了3年,這項政策實施進展情況以及效果,應該到了可以做出評估分析並加以調整完善的時候了。
  向社會釋放積極信號:吸引鼓勵優秀青年終身從教
  在教育部直屬6所師範大學率先實行師範生免費教育的建議,是溫總理本人首先提出來的。
  從2013年10月新出版的《溫家寶談教育》一書中,可以清晰地看出這項政策出台的來龍去脈。
  在書中的112頁,有這樣一段記述:
  我到北師大去,他們送給我一張我父親在北師大的文憑,是1937年的。我回家仔細看了一下,我父親寫了一個保證書,畢業後一定要當老師。我註意到,那時要“具保”,就是一定要當老師,為什麼?就是上學免費,全部都免費,甚至還發點衣服。
  他接著說,“我有一個想法,上師範大學可以免費。要做到全國的師範大學都免費,可能一步做不到,但是必須向社會發出一個積極的信號。因此我在考慮,首先在6所教育部直屬的師範大學實行免費教育。叫學生簽訂責任書,畢業以後要當老師。這樣我們就可能吸收一批家庭困難的,但很努力的、很優秀的學生進入師範學習。”
  當時的媒體報道,在2006年8月22日國務院召開的基礎教育座談會上,中國教育學會原會長、北師大教授顧明遠給溫家寶送了兩本書,當面提出“我們很擔憂,現在優秀青年不報考師範。我建議還是要給師範生免費上學,貸款也行,畢業後當教師的,政府負責還貸”。
  顧教授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建議和溫家寶的想法不謀而合。2007年2月4日,到長春參加亞洲冬季運動會閉幕式的溫家寶突然出現在東北師大校園裡,他以急切的口吻告訴學校的師生,“我今天利用這個時間,征求大家對師範院校實行免費教育的意見。因為這件事情一旦定下來就要實行。”
  緊接著,2007年3月5日舉行的十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溫家寶在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在教育部直屬6所師範大學實行師範生免費教育,建立相應的制度”,目的就是要進一步形成尊師重教的濃厚氛圍,讓教育成為全社會最受尊重的事業;就是要培養大批優秀的教師;就是要提倡教育家辦學,鼓勵更多的優秀青年終身做教育工作者。
  這年的高考結束,從各地傳來的消息令人振奮:
  6所部屬師範大學在全國共招收了10933名免費師範生。這些學生在各地錄取的平均成績高出省重點線40分以上,生源的數量和質量均保持較好的態勢。在生源結構上,中西部生源占90%左右,農村生源比例約為60%。此後報名的熱度一直不減,8年共招收免費師範生近8萬名。
  為了認真落實總理的囑托,免費師範生工作列入了教育部年度工作要點,分管副部長陳小婭每年都要帶著師範司司長一行到學校召開專題工作會。6所部屬師範大學則集中了最優秀的教師陣容、制訂了最優化的培養方案。
  “免費師範生”一時間成為媒體上出現頻次極高的熱詞。
  部分免費師範生欲改初衷
  農村期待好老師。但是,校方很快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多重因素的影響,一些滿懷理想入校的免費師範生思想開始出現波動,學習動力不足。
  在2011年柳樹剛剛吐綠的時候,獲悉首屆免費師範生即將畢業消息的山西省,第一個拉起橫幅組團到北師大校園進行公開招聘,卻沒有換來熱情擁抱。
  在首屆免費師範生畢業前夕進行的一項調查結果更令人尷尬:僅有31.9%的免費師範生願意從事教師職業,他們總體上從教意願不強,而且願意回到貧困落後地區從事教育工作的比例更低。
  2011年9月6日,教育部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10597名首批免費師範生90%以上在中西部的中小學任教,39%以上到了縣、鎮以下的中小學任教。有人對這個數字存疑。因為他們知道,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真正回到中西部基層學校任教的免費師範生數量非常有限。位於中部地區的華中師大對首屆免費師範生的調查顯示:學生與省、市重點校簽訂協議的比例為83.2%,而到中小城鎮或鄉村的僅占16.8%。北師大、華東師大的實際比例更低。
  國家實行免費師範生政策的初衷在於為基層農村培養優質師資,青年學子的前後態度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大的反差?
  對個人,政策規定,免費師範生從入學之日起即開始享受國家的免費待遇,包括免除學費、住宿費並提供每月400元的生活補助;被錄取者須和高校、家鄉政府簽署協議,承諾畢業後在教育行業內工作10年,其中去縣級以下初中和小學服務兩年。對不能履約者將按規定追繳已享受的免費教育費用和違約金,並記入誠信檔案。
  在校學習期間,若想調換專業,只能限定在師範類的不同專業間調整,不能轉到師範以外的其他專業。
  這種強制性還表現在免費師範生畢業以後就讀研究生的規定上。政策規定,在協議規定的服務期內,免費師範生只能攻讀在職教育碩士專業學位,而不允許報考脫產研究生或其他專業的學術型研究生。
  要求免費師範畢業生回生源所在地任教的剛性原則,導致這個群體的就業範圍受限。譬如以往華中師大學生在中南五省乃至全國就業是非常普遍的,因為這條政策的限制,今年學校500多名湖北籍免費師範生全部要回到本省就業,直到現在,尚有1/5的學生工作未落實,校方非常著急。
  下到基層的青年教師心有“三憂”
  已經走出校門回到家鄉、回到基層學校的免費師範生,在實際生活中也遭遇到種種不盡人意。
  首先,一些地方對免費師範生的政策執行得不夠理想。
  政策規定確保免費師範生畢業後到中小學任教有編有崗,但在有些省市(區)並沒有完全落實到位。2011年10月記者在廣西河池市所轄的巴馬、都安兩地採訪時,瞭解到一些已經上崗的免費師範生有崗無編,每個月只好懷著委屈的心情到校長那兒打借條支取生活費,這一情況持續了10個月之久。後來在媒體的關註下,自治區教育廳進行干預後才得以解決。還有一名免費師範生遭遇車禍受傷,因為沒有正式編製無法納入醫保,家庭經濟狀況又入不敷出,最後只好含淚棄教去廣東打工。
  據瞭解,有些地方將女免費師範生單獨安排到偏僻的鄉鎮學校任教,個人安全沒有保障。有的女教師因為解決不了周轉房,只好到鎮上租房住。還有一些免費師範生反映:“現在想留在縣中教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基層學校的老師都拼命想往縣城擠,像我們這些手中沒權、手裡沒錢的人,幾乎沒有可能留在縣裡。”
  其次,基層工資待遇低,生存壓力大,獨立承擔在職研究生一年近萬元的學費有很大困難,導致不少人不時產生“逃離”的衝動。
  據瞭解,在縣以下基層學校工作的免費師範生,他們第一年的工資一般在1400元左右,第二年也就是2000多元。這個群體中的大部分人來自中西部農村地區,很多人的家庭條件本來就十分困難,況且現在地市一級的生活費用也並不低,有時,他們還需要從有限的收入中拿出部分錢來資助班上的困難學生或用於班級活動。
  一個免費師範生親口說過她的遺憾:她要為回母校上在職研究生積攢學費,2013年暑期要回北師大上課,因為實在拿不出路費錢,只好去銀行辦了兩張信用卡,以透支的方式購買了來回車票。
  這種情況絕不是個案。陝西師大一位在西藏支教的免費師範生告訴記者,眼前拿到的工資,只能在個人無事、家人無災的情況下才基本夠用。
  因此有人建議,鑒於免費師範生實際收入狀況,他們就讀在職研究生的學費,國家予以免除。
  個人未來專業發展的前景,也讓免費師範生心有不安。
  “我已被牢牢栓在免費師範生這根繩子上,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未來。”大多數免費師範生感到心裡沒底,一些已經下到基層的免費師範生一直在犯愁,“基層學校易進難出,我們和現在學校的合同一簽就是5年,基本上失去了在區域內學校之間流動的自由,哪怕你對這個學校再不滿意,硬著頭皮也要堅持下去。”
  完善免費師範生的政策勢在必行
  任何一個健全、有效的制度都需要實踐的檢驗和時間的打磨,免費師範生制度自然也不例外。
  國家對免費師範生工作高度重視。
  在該項政策基本確定之後,經過相關部門多次會商,2007年5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教育部等部門《關於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師範生免費教育實施辦法(試行)的通知》(國辦發〔2007〕34號)。
  為了確保免費師範畢業生到中小學任教的目標落實到位,在首屆免費師範生畢業前夕,教育部等部門又連續出台了《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免費師範畢業生就業實施辦法》(教師[2010]2號)、《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免費師範畢業生在職攻讀教育碩士專業學位實施辦法(暫行)》(教師[2010]3號)。
  總體上看,最初擬訂的制度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同時也存在著一些亟待完善的地方。
  對如何完善這一制度一直存在著兩種思路:一種是加強行政的主導能力,強化“具保”“履約”“批准”“處罰”這些環節,千方百計防止已到基層學校工作的免費師範畢業生流失;另一種是以激勵、引導、尊重、寬容的態度,面對實際,重視大多數免費師範生的合理訴求,通過加強服務,支持免費師範畢業生在基層學校的工作和教育生涯的發展。
  在今天這樣一個開放的、充滿各種機會的多元時代,希望有更加科學、更加人性化的政策設計,應該允許年輕人有重新選擇的機會,同時設立相應的退出機制。
  據瞭解,澳大利亞也有一個鼓勵大學畢業生到偏遠地區工作的政策:靠助學貸款完成大學學業的畢業生,如果志願去偏遠地區工作5年,那麼他在上學期間的助學貸款全部由政府償還。
  這種政策設計的好處在於:一、政府採取的手段是鼓勵,而非強制,政策顯得更為人性,更有溫度;二、充分尊重學生的選擇權,年輕人在完成大學教育後做出的決定,通常更為理性和實際;三、免費政策由學習期間補償改為畢業之後補償,更為科學合理,省卻了政府與學生之間不必要的矛盾和衝突。
  需要重新考慮讓免費師範生到中小學服務十年的時間是否過長。
  一般來說,一個人正常完成從小學到大學全部教育的年齡在22歲左右。如果免費師範生再到基層學校服務十年,正好是這批人生命中的黃金十年,他們戀愛、結婚、生育等個人問題也將多集中在這一時間段解決。
  “國家為我上大學提供了5萬元的免費,我卻需要用10年的青春來補償。”很多免費師範生說,如果把理想放到一邊,單純按照教育經濟學成本收益的法則來計算,這種交換肯定是得不償失的。
  一些教育專家也指出,政府希望免費師範生終身從教,但在多元社會的大環境之下,在全社會向城鎮化轉型的過程中,在基層服務時間過長,不利於吸引優秀人才從事教師職業,也不利於免費師範生整體規劃自己的人生和選擇多樣性工作、生活方式,應該做出必要的政策調整。
  海外資料顯示:我國的臺灣地區享受類似補貼後到偏遠鄉村地區中小學工作的師範生服務年限一般規定為5年,5年後則可不受限制地自主擇業或繼續深造。新加坡對享受新加坡政府獎學金的外國留學生畢業後在當地服務的年限規定,也是3~5年。這些做法值得借鑒。
  對免費師範生的後續支持政策以及培養方式也需要加以改進。
  在基層工作的許多免費師範生提出,能不能對兩年在職研究生的學制進行調整,採取2+1的模式,即除了在線學習和兩年寒暑假的集中培訓以外,再延長一年安排全脫產學習,以保證學習時間和學位質量。同時希望國家在政策上能夠予以突破,允許免費師範生不受專業限制,報考學術型研究生,而不是硬性採取“一刀切”方式,僅限於教育專業碩士一種模式。
  實際上,我國的免費師範生政策也處於不斷的調整、修正、完善的過程之中。
  在6所部屬師範大學率先實行免費師範生政策以後,新疆等省市(區)的數所地方師範院校也採用了師範生免費教育的方式,有效地充實和改善了農村地區的師資力量。
  在第一年試行的基礎上,教育部順乎民意,已將最初的“十年從教,頭兩年到農村基層學校工作”的政策調整為“十年從教,其中兩年到基層學校工作”,大大降低了政策執行的難度。
  在保持跟蹤、調研的基礎上,教育部公開承諾將建立免費師範生的錄用和退出機制,使其呈現比較開放的狀態,讓一切有志於當教師,特別是當農村教師的青年學生加入到這個行業中來。
  基層學校的校長也有他們自己的見解。
  國家級貧困縣陝西省白水縣倉頡中學的校長趙高栓表示:“如果我們學校的老師要離職升學深造,我一定贊成。如果說他們違約要受處罰,我會裝著不知道,我只是懇切地希望他學成後仍然回到我們學校來工作,幫助學校發展。”
  貴州省威寧苗族自治縣牛棚鎮一中的袁仁貴說:“我們很需要優秀的免費師範畢業生。如果來我們學校工作的免費師範畢業生要離開,我一定批准。我們要靠大家一起把學校辦得更好來留住他們,如果他們要走也不攔阻。”
  東北師大校長史寧中、陝西師大校長房喻、華中師大校長馬敏曾經三人相約,一起跑到教育部部長袁貴仁辦公室就完善免費師範生的政策問題作長時間懇談。
  在2013年全國政協第十二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身份已轉為華中師大書記的馬敏委員提交的一份提案,題目就是《關於完善師範生免費教育政策的幾點建議》。對於這個縈繞他心頭已久的問題,他提出了兩個建議方案。
  現已從陝西師大校長崗位退下來的原校長房喻也顯得很著急,“當年我們幾個經歷了免費師範生政策從推出到落實全過程的校長基本都退下來了,但是這個事情還要繼續做下去,這個政策還應該儘快完善,不然就難以持續,影響的也是一代人啊!”
  據悉,中國教育學會原會長、北師大教授顧明遠最近親筆給袁貴仁部長寫了一封信,併在8月中旬召開的第二屆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上,提出了關於完善免費師範生政策的建議。
(原標題:誰為免費師範生解未來之憂)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concierge

ix39ixsu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